常见错误和缺陷音纠正——声调辨正
发布时间:2016-07-04   浏览次数:

从淮北平原到皖南山区,安徽方言的声调,从调类情况看,调类有较大的普通性,调类总数大体依次是四类、五类、六类,而调值则相隔稍远就往往不同,存在一定的差异。这种差异体现在两方面:一是安徽大多数县、市的方言有入声。有入声的方言区的人有入声字的改读问题;没有入声的方言区的人也有古入声字的辨认正音问题。一是部分县、市方言声调的调型同普通话相比有所不同。因此,我们学习普通话声调,纠正方言声调,就必须注意这两方面的问题。

(一)念准普通话四声调值,找出自己的方言声调和普通话的对应关系。

念准普通话四声调植,是学好普通话声调的基础。普通话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四个调类,分别是一平、二升、三曲、四降4种调型。安徽省各县、市方言都有升、降两个调型、但部分县、市缺少平调或曲调。因此,就调型说,方言工的人注意普通话高平55调和降升214调两个调型的练习。尤其应注意的是:安徽省不少数县、市高升35调读不到位;多数方言的阴平是低降调(21或31),与普通话阴平的高平调55差异显著;有一部方言的上声调值是213。所以,就调值说,方言区的人应该更加注意普通话高平调、高升调和降升调的读法以及方音阴平、阳平、上声字的改读。

方言声调与普通话声调存在着对应关系。比如阜阳话(没有入声)四个调类;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,合肥话(有入声)五个调类: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和入声。这两个的阴、阳、上、去,也就是普通话的阴、阳、上去(除去古入声字不计,两地阴、阳、上去各类所管的字,跟普通话阴、阳、上、去各类所管的字相同),只是具体读法不同,即调值不同。“诗、时、始、世”4字分别代表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。普通话的读音分别为55、35、214、51四种调值,阜阳话的读音分别为212、5524、53,合肥话的读音分别为212、55、34、42。阜阳人和合肥人(一般地说,其他方言区的人也一样)可以用自己方言的“诗、时、始、世”的声调读音来类推其他字(古入声字在外)的声调类别。如“方、天、欺、知”的声调读音(调值)与“诗”一致,就可以确定这些属于阴平调类;“房、田、棋、池”的声调读音(调值)与“时”一致,就可以确定这些字属于阳平调类;“访、点、起、耻、的声调读音”(调值)与“始”一致,就可以确定这些字属于上声调类;“放、殿、气、志”的声调读音,即调值,与“世”一致,就可以确定这些字属于去声调类。然后,再按普通话的调值来读这些字就行了。

安徽方言的声调,从调类的情况看,由淮北平源到皖南山区,调类总数大体依次为四类、五类、六类。调类有较大的普通性,调值则相隔稍远,就往往不。学习普通话的声调,首先要把普通话的四个声调的调值念准确,逐步掌握用汉字的声调。其次,要弄清自己方言的调类、调值,同普通话调类、调值之间的对应关系,找出其中的相似点和不同点,有重点地进行声调辨正。

(二)入声字改读

安徽大多数县市的方言有入声。有入声的方言区的人有入声字的改读问题;没有入声的方言区的人也有古入声字的辨认正音问题。总之,大家对于入声字都应该加以注意。

入声是一个调类,“失、实、尺、力”等都是入声字。入声字在普通话里分别读成阴平(失)、阳平(实)、上声(尺)、去声(力)四个声调,所以普通话没有入声。安徽没有入声的方言,如阜阳话,入声分别归入阴平(失、实、力)和阳平(实)。安徽有入声的方言,如合肥话中“失、实、尺、力”等入声仍旧自成一个调类,所以合肥话有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、入声5个声调。下面是合肥话、阜阳话、普通话调类对照表。从对照表上可以看出方言与普通话之间调类的对应关系。

调类

例字

方一普

阴平

阴平

上声

去声

入声

合肥话

失实

尺力

阜阳话

失尺力

——

普通话

——

安徽方言的入声韵有喉塞音[  ]收尾。塞音作韵尾,限制了字音的延缓拖长,形成了音节短促的特点。所以入声调叫做促声,跟促声相对待的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统称舒声。合肥等有入声的方言,字音有舒声促声两大类;阜阳等没有入声的方言(古入声字读成舒声字)和普通话一样,只有舒声没有促声。

入声字改读的要求是:第一,促声改舒声——改变短促读法,让字音能延缓拖长;第二,辨字辨调——记认哪些是入声字并记住某字普通话读某调,如“失”读55,“力”读51。自己方言虽然没有入声,但由于入声字的归类跟普通话不一致(见方言、普通话调类对照表),仍有辨字辨调的必要。

1、促声改舒声

促声改舒声,可以利用同音的舒声字作对比练习,把入声读成和对比的舒声字一样。这样促声字就改读成了舒声字。

2、辨字辨调

方言有入声的,可以凭借入声字的短促读法辨认入声字,一般没有什么困难。方言没有入声的,辩认入声字主要靠个别记忆。

从普通话语音看,有些字能判断出来不是古入声字,这就是:(1)全部鼻韵母的字;(2)全部uei韵母的字;(3)全部zi、ci、si、er各音节的字;(4)chi音节的字(只有“吃、尺、斥、赤、叱”等少数字是入声字)。

有些字能够判断出来是古入声字,这就是:(1)üe韵母的字(只有“瘸、靴”不是);(2)全部fa音节的字。

方言不论有入声没有入声,都有辩调的问题。合肥人要把方音里的入声字,阜阳人要把方音里阴平调类中的古入声字,分别读成普通话的阴、阳、上、去,都少不了个别记忆。入声字分别归入普通话四声,据粗略统计,600个左右常用的古入声字,归去声的最多(约占52%),其次是阳平(约34%),阴平(约10%),归上声的最少(约4%)。

从普通话语音里,有些人声字可以判断出归的是哪一类,这就是:

(1)声母为m、n、I、r或零声母时,现在一般读去声。如“亦、役、逸”读yi,“物”读wu,“沃、握”读wo,“木、目、牧、睦”读mu,“麦、脉”读mai。“纳、捺”读ma,“列、猎、劣”读Iie,“热”读re,“若、弱”读rou,“日”读ri;(2)声母为b、d、g、j、zh、z的入声字多数归阳平;(3)声母为p、t、k、q、ch、c的入声字多数归去声。

以上所说只是大致情况。要准确辨字辨调,还要查阅《入声字表》。

 
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2011 Chizhou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.
校址:安徽省池州市教育园区池州学院(247000) 联系电话(Tel): 0566-2748895(院办) 皖ICP备11012324号 皖公网安备 341700020000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