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见错误和缺陷音纠正——韵母辨正
发布时间:2016-07-04   浏览次数:

 韵母方面同声音一样,各方言都有一些特点。安徽方言同普通话相比较,也有一些差异,成为安徽人学习普通话的难点,要注意辨正。

 (一)分清前、后鼻音

普通话的鼻韵母有前、后韵母之分,以n作结尾的是前鼻韵母俗称前鼻音,以ng作韵尾的最后鼻韵母俗称后鼻音。它们发音不同,有区别词义的作用。安徽人除了阜阳地区、宿州地区(五河、凤台除外),其余各方言区都是不分前后鼻音的,其中大多数市县把普通话中eng、ing韵母的字念成近似en、in韵母的字音,少数地方如嘉山、滁县、来安、泾县、五河等地则把普通话en、in韵母的字念成近似eng、ing韵母的音。

前、后鼻尾音韵母区分的主要特点表现为:1)韵腹元音舌位的前后不同是两音区分的主要标志。例如an和ang的区分主要表现在an中的元音是前元音[a],而ang中的元音是后元音[a]。2)-n和-ng是韵尾,只有与韵腹构成一个整体时才参与前、后鼻韵时对比区分。由于-n和-ng处于从属地位,在自然语流中常常脱落,只表现为元音的鼻化。但在语音音带的训练中,为了确切体会鼻尾音的发音和听感性质,应不丢掉鼻尾音,要求尽量发音完整。3)前后鼻音基本上是一对一的对比关系。它们之间的对比关系是:an-ang、en-eng、in-ing、ian-iang、uan-uang、uen-etng(ong)、ün-iong(传统语音学认为ong、ueng是一个韵母,注音字母拼成XL,汉语拼音方案按照实际发音设计为两个韵母。)

另外,安徽大多数方言把前鼻韵母和后鼻韵母(主要是ang、iang、uang)念成了鼻化音。例如an念成[a](舌位靠前),en念成[  ],ang念成[  ](舌位靠后)。所谓鼻化,就是在发元音时鼻孔里同时出气,收尾时,前鼻音舌尖不接触上齿龈,后鼻音舌根不接触软腭。这同普通话的韵母的发音方法截然不同的。安徽人在辨正这些韵母时要特别注意控制气流,在发元音时要防止鼻孔出气,念纯粹的口元音,然后紧接着安排舌头的活动(舌尖抵住上齿龈或舌根抵住软腭),让气流从鼻孔出来,发鼻音收尾。

分清前、后鼻音既要读准音,又要分清字。学习时可根据需要灵活运用多种方法分清字音。

1、区分en—eng、in—ing

(1)利用声、韵拼合关系来记字。

从声、韵拼合关系上看:

①只要声母是d、t的字,韵母肯定是ing,不是in。

例如“丁、叮、盯、钉、町、顶、酊、定、锭、订、厅、听、汀、亭”等字。

②声母是n的字,除了“您”之外,其余都是ing,不是in。

例如“宁、柠、拧、咛、狞、凝”等。

③声母是p的字,只有“盆、湓、喷”三个字的韵母是en,其余都是eng。

例如“烹、抨、砰、彭、朋、蓬、碰”等字。

④声母是d时,降了“  ”(den)字,其余字的韵母都是eng,不是en。

例如“登、灯、等、凳、瞪、澄、邓”等字

⑤声母是t、I时,韵母都是eng不是en。

例如“疼、滕、腾、藤、塄、棱、冷”等字。

⑥声母是r时,除了“仍、  、扔”三个字外,其余的字的韵母都是en。

例如“人、仁、壬、忍、认、刃、纫”等字。

(2)从形声的声旁上找规律

例如“艮”读gen,是n韵尾,凡是有“艮”声旁的字如“根、跟、茛、垦、恳、狠、很、恨、垠、龈”等也是n韵尾;“争”读zheng,是ng韵尾,凡是有“争”作声旁的字如“挣、睁、峥、筝、诤、净、静”等字也是ng韵尾。采用汉字偏旁类推法可以帮助我们分清和记忆。

2、区分an和ang,uan和uang

an和ang,uan和uang不分,在安庆话中最为突出,全椒、和县、枞阳、桐城、怀字、马鞍山市、当涂、芜湖市、芜湖县、繁昌、南陵、铜陵市、贵池等市县都分不清an和ang,uan和uang不分。要分清它们除了要读好鼻音韵尾外,关键要注意“a”的发音,“an”中“a”是前a[a],开口度较小,“ang”中“a”是后a[a],开口度较前a要大,唇开趋向于圆形。所以发“an”音时,开口较小,唇形略扁;发“ang”音时,开口度较大,唇形趋向于圆形。另外我们还可以根据形声字的声旁类推法,帮助记一些常见字。例如“干”(gan)字韵母是an,凡是以“干”为声旁的字如“杆、肝、矸、竿、秆、赶、旰、汗、鼾、旱、捍、焊”等字的韵母也是an,“方”(fang)字韵母是ang,凡是以“方”作声旁的字如“芳、坊、妨、防、访、仿、纺、航”等字的韵母也是ang.

对于uan—uang不分,我们还可以根据声、韵拼合关系找规律:

①与b、p、m、d、t声母相拼的,韵母只能是ian,不能是iang。

如“边、偏、片、棉、变、免、颠、电、田”等字。

②与d、t、n、I、z、c、s、r声母相拼的,韵母只能是uan,不能是uang。如“端、团、暖、卵、乱、钻、窜、酸、软”等字。

另外,还可以采取记少不记多的方法,根据附录三《现代汉语常用字表》和附录四《常用汉字普通话正旁偏旁类推表》记一部分常见字的字音。

(二)分清o、e、uo和ou

普通话的o、e、uo和ou四个韵母区别很明显。但在安徽方言中,这三个韵母常常相混,要注意分辨。区分这三个韵母,首先分清它们的发音。o、e是单元音韵母时,口微开,圆唇,舌向后缩,舌根降起,舌位半高,声带颤动;e发音时,舌位和o相同,但从唇形看,e是不圆唇元音,展唇。uo是后响复元音韵母,发音是u→o,uo唇形由小圆到大圆,舌位也发生由高降至半高的变化。o u是前响复韵母,发音是o→u,唇形由大圆到小圆,舌位发生由前到后的变化。

1、不要把e念成o

2、不要把uo念成o

3、不要将u念成ou

其次,记住这三个不同韵母的字。记字方法:

1、从声韵拼合关系上找规律

(1)普遍话的o韵只能跟b、p、m、f声母相拼,所以声母b、p、m、f相拼的,除了轻声“么”(me)韵母是“e”外,其余的韵母都是o。

如“波、播、迫、破、摸、佛”等字。

(2)声母d、t、n、I、g、k、zh、ch、sh、r、z、c、s,可以同韵母e相拼,也可以同韵母uo相拼。我们可以根据声旁的表音功能去记字辨音。

例如“可”读ke,韵母是e凡是有“可”了偏旁的字如“河、何、轲、舸”等也是e韵母。“朵”读duo,韵母是uo,凡是有“朵”字偏旁的字中“躲、跺、剁”等也是uo韵母。

2、采用记少不记多的方法,记住普通话中分别读e、o、uo韵母的字是哪些,关在口语实践中注意区分。

(三)不要丢掉韵头u

普通话中,韵母uei、uen和声母d、t、I、z、c、s相拼的字,如“堆、退、最、催、岁、敦、吞、论、尊、村、孙”等,在安徽的合肥市及其周边县市在安徽省的沿江一带,几乎全念成ei、en韵母,丢掉了介音u。安庆、怀宁、潜山、岳山、宿松、太湖、望江等地不仅丢掉了u介音,甚至连某些字的韵母变了(如“肚”念成“斗”,“免”念成“透”等)。此外,也还有一些地方把普通话uan韵母同d、t、n、I、z、c、s相拼的字念成了开口呼韵母,如“断、团、暖、乱、钻、窜、酸”等。

丢掉了u介音,要通过记字来辨正。有一条规律可供参考:普通话中d、t、z、c、s声母同韵弱ei、en相拼的字很小,只有“得(dei可得注意),  (den)、贼(zei)、怎(zen)、参(cen)参差、岑(cen)、涔(cen)、森(sen)”这么几个,除此之外,都是同uei、uen韵母相拼。普通话中l声母,只跟uen的韵母相拼,跟en韵母相拼。b、p、m、f和n声母,只跟en韵母相拼,不拼uen韵母。

(四)分清i和-i(舌尖前)

合肥市、肥东、肥西、六安、舒城、霍山、绩溪等地不分i和-i(舌尖前),特点是把普通话i韵母同b、p、m、d、t、n、l、j、q、x相拼的字以及零声母字念成了-i(舌尖前)韵母。

分清i和-i(舌尖前),要着重记忆普通话z、c、s声母同-i(舌尖前)韵母相拼的字,把方言中念-i(舌尖前)韵母而普通话念i韵母的字分辨出来。普通话-i(舌尖前)只能同z、c、s声母相拼,常用字数量为多,容易记住。

(五)念准卷舌韵母er

安徽有许多市、县方言中没有er韵母。这些方言把普通话er韵母的字如“儿、而、耳、尔、二”等念成了近a、e或ê等韵母的音,因此,说这些方言的人学习普通话er韵母时,要特别注意训练卷舌的动作。发音时口半开,舌平伸,舌位居中,在念e的同时轻轻地把舌尖卷起,接近硬腭。卷舌要注意两点:一是要快,不要使e同卷舌脱节;二是不要让舌尖接触硬腭。

(六)念准复元音韵母

安徽绝大多数方言没有ai、ao等复元音韵母(只有极少数方言是例外),普通话ai、ao韵母的字基本上都念成了单元单韵母;例如“哀、台、盖、赛”念成ê[ε]韵母,“熬、刀、高、招”念成开口度较大、舌位较低的[  ]的韵母。uai、iao韵母的字也相应念成[uε][i  ]韵母,例如“乖、腰”。安徽人学习普通话时要注意这一点。

    ai、ao是前响复韵母,发音时ai中的i舌位比单念时稍低,ao中的o舌位比单念时稍高,尾音i和o发音比较模糊。复韵母ai、ao同单元音[ε]、[  ]有明显不同。

 

版权所有: Copyright 2011 Chizhou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.
校址:安徽省池州市教育园区池州学院(247000) 联系电话(Tel): 0566-2748895(院办) 皖ICP备11012324号 皖公网安备 34170002000021号